熱門資訊
您可能感興趣的

私募基金投教違法違規典型案例1-“持牌金融機構”“公開宣傳”篇

時間:2019-09-10

“持牌金融機構”篇

《基金法》明確對私募基金的監督管理不設行政許可,實施備案制,由行業協會對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記,對私募基金備案。但,你真的了解登記備案嗎?

案例1 “登記備案”那些不得不說的事兒

當前,不法分子利用部分私募基金投資者不能正確區分“登記備案”與“行政許可”的區別,通過在基金業協會登記并備案少量產品或虛報信息騙取登記備案,以此為幌子,向投資者鼓吹屬于持牌金融機構,虛構項目誘騙投資者,大量募集資金后挪為己用,給社會造成極大危害。

在深圳,2016年底,監管部門陸續收到對A公司的舉報,涉及該公司6只產品、30余名投資人,金額合計1090萬。監管核查發現A公司在基金業協會備案4只產品,但舉報人購買的私募基金產品均為未備案產品。對此,監管部門立即開展深入核查,發現公司實際募集規模可能是其備案規模的80倍,立即向深圳公安部門進行了案件線索移送。A公司屬于典型的“備少募多”,利用登記備案不當增信從事違法犯罪行為。

在四川,不法分子手段更加惡劣。B公司在其管理的a私募基金3名投資者投資款未實際出資或僅部分出資的情況下,通過偽造銀行繳款憑證,作為上述3名投資者足額繳納出資的依據,上傳至基金業協會登記備案信息系統,騙取完成基金備案。B公司作為私募基金管理人,動機不純,偽造金融票據,欺騙監管部門,逃避監管,為公司借私募基金名義募集資金、挪用侵占基金財產提供便利。

在云南,C公司在基金業協會申請登記成為私募基金管理人,并備案一只數百萬元規模的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產品。該私募機構取得《私募投資基金管理人登記證明》和《私募投資基金備案證明》后,將其放大后擺放在公司經營場所的顯著位置,多次用于公開宣傳和推介,并聲稱C公司是經過審批的私募基金機構。

現實中,一些動機不純的私募機構往往通過虛報信息騙取登記備案、先備后募、備少募多等各種手段,利用投資者對“登記備案”法律屬性的誤解,不當增信,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極具欺騙性。

因此,投資者投資私募基金,要切記:多一分學習,多一分保障,做到明規則、識風險。關于“登記備案”,你至少應該了解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登記備案”不是“行政審批”,管理人宣傳私募機構是證監會或基金業協會批準的正規持牌金融機構,私募基金是經過審批的投資產品,屬于誤導投資者,莫輕信。

二是私募基金登記備案不構成對私募基金管理人投資能力、持續合規情況的認可;不作為對基金財產安全的保證。私募基金管理人利用投資者的認識偏差,宣傳中將登記備案等同于行政審批,利用備案信息自我增信是對監管部門的變相“綁架”,是對投資者的嚴重誤導。

三是各類私募基金管理人均應當向基金業協會申請登記,各類私募基金募集完畢,均應當向基金業協會辦理備案手續。投資者要及時登錄基金業協會網站(www.amac.org.cn)查詢所購買的私募基金的備案情況,核實信息是否準確一致。否則,應及時向基金業協會或監管部門反映。

 


“公開宣傳”篇

 

私募基金姓“私”,只能面向合格投資者募集資金,不得公開推介、宣傳、打廣告。然而,不法分子利用私募基金從事非法活動,大肆公開宣傳。否則,就難以在短時間內大量吸收資金,就難以募新還舊維持資金鏈不斷,就難以誘騙非合格投資者“入局”,……

 

案例2  私募姓“私”不姓“公” 公開募集切莫碰

 

私募基金應當向合格投資者募集,單只私募基金的投資者人數累計不得超過法律規定的特定數量,即契約型基金不得超過200人,合伙型基金不得超過50人。但不少私募基金管理人利用投資者對“私募基金”的誤解,突破或變相突破私募基金“少數人”限制,向不特定多數人宣傳、募集資金。更有甚者,有的管理人以高利回報作為誘惑,以“私募基金”合法形式掩蓋非法集資的違法行為。

合伙企業E,私募基金管理人,采取收取加盟費(300萬)的模式設立“加盟網點”——成立合伙企業F并登記為私募基金管理人,代銷E的私募基金。E與合伙企業G共同發起設立私募基金,E為普通合伙人、執行事務合伙人,G為有限合伙人,雙方約定有限合伙人G的責任為“協助E進行基金募集,包括以其擁有的社會資源組織潛在的基金投資人,推薦資金的募集渠道,協助進行基金路演宣傳,策劃和組織有關新聞發布會等”。E在多方“合伙伙伴”共同推介下,E管理基金的投資人數量眾多,單只私募基金的投資者人數累計超過法律規定的特定數量,受害投資者眾多、財產損失大。同時,為規避私募基金投資人數上限,對于出資入伙的投資人,E未將其作為合伙企業合伙人予以工商變更登記,也未在基金業協會對基金進行備案。

通過上述案例,提醒投資者要注意以下幾個問題:

一是要摸清情況。投資者在投資前通過各種手段對募集資金基金進行調查了解,可以仔細審視基金宣傳推介的渠道、語言和行為方式,查看是否存在公開宣傳、向不特定對象募集等情況。還可以多方了解基金管理人過往業績、市場口碑以及誠信規范情況等。

二是要警惕高收益“陷阱”。“天上不會掉餡餅”,收益與風險成正比,不可能存在無風險的高收益。同時,要綜合宏觀經濟環境,對投資收益理性預期。對于明顯超出合理范圍的無風險年化收益,完全不要相信。

三是要持續關注。投資者在認購私募基金產品后,應當持續關注私募基金產品投資、運行情況,要求私募基金管理人按約定履行信息披露義務。投資者若發現重大風險,要及時向監管部門或基金業協會反映。

 

案例3  宣傳,宣傳,還是宣傳……

 

為拓寬募資渠道,方便投資者,部分私募機構與銀行、保險等機構合作進行代銷私募基金。而個別不法份子,利用投資者對銀行、保險機構的信任,或復制保險營銷、傳銷等手段,以欺騙手段向非合格投資者兜售私募基金。

H公司是在基金業協會登記的私募基金管理人。2014年底,H公司設立了h基金,并請保險公司銷售團隊進行代銷。保險銷售團隊主要針對購買了保險理財產品的客戶,向其宣傳推介h基金,宣稱是保險公司為回饋老客戶特別推出的正規產品,年化收益率達到9%,并有正規銀行托管。部分投資者相信了上述宣傳,于是簽訂了基金合同,約定投資金額5萬至150萬不等,投資期限為1年;2017年,部分投資者發現基金到期無法兌付,且H公司已經人去樓空。隨后,監管部門核查,發現H公司僅在基金業協會備案了h基金1只產品,投資者數量為3名,認繳金額1億元,實繳金額0元。該基金實際于2014年底至2016年底共發行4期,涉及投資者700多人,其中大部分投資者的投資金額都不超過100萬元,托管銀行信息也不屬實。目前,公安機關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

C公司是在基金業協會登記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并設立了期限為45天、90天、180天、1年至10年,年化收益率為12%~17%,投資起點為2萬元的“資金托管”產品。因實際控制人具有保險從業經歷,便將保險的營銷手法復制到產品推廣上:由營銷人員打著私募基金產品的幌子向不特定對象推薦“資金托管”產品,通過舉辦大型的“理財講座”或者客戶拉客戶等方式,吸引客戶到公司經營場地填寫《投資申請書》,公司向客戶出具《合同確認函》,欺騙大量投資人,其中以中老年女性居多。C公司以《合同確認函》的方式確認投資人的投資資金,且公開宣傳、向非合格投資者募集資金、承諾收益等行為明顯不符合私募基金本質,已被公安機關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立案查處。

I公司20163月至4月在基金業協會備案3只私募基金產品,規模1200余萬元,涉及投資者5人。此后,再未向基金業協會備案過私募產品。然而,I公司在微信公眾號上,一直以固定年化收益率8%~14%的高息為誘餌,面向社會不特定群體開展宣傳。I公司通過推介會、發傳單等途徑向社會公開大肆宣傳,承諾在一定期限內以貨幣、股權方式還本付息或給付回報。公司業務員亦向社會不特定人群進行宣傳,并與其簽訂所謂投資合同,吸收存款。公司對業務員予以重獎激勵,對吸收資金一定金額以上的,獎勵高級轎車。2018年,公安機關對I公司進行立案偵查。經公安機關初步偵查,近5年來,I公司客戶實際認購金額數十億元,其中約六成返還客戶本息,剩余資金用于投資、運營、獎勵業務員和個人購置房產、車輛等奢侈消費。I公司的日常運營費用、給業務員的返點現金提成均達數億元,還有大量資金被公司實際控制人用于購買名貴奢侈品、夜總會娛樂等奢侈消費。

宣傳不是過,但公開宣傳則是錯。私募基金本姓“私”,只能面向合格投資者募集資金,不得公開推介、宣傳、打廣告。然而,不法分子利用私募基金從事非法活動,公開宣傳往往是必經之路。否則,就難以短時間內大量吸納資金,就難以募新還舊維持資金鏈,就難以誘騙非合格投資者“入局”,……。因此,現實中虛假宣傳、夸大宣傳、誤導性宣傳比比皆是,拉上“政府平臺”“國企背景”“銀行保險合作”等大旗的手段層出不窮。監管也發現,非法集資的“偽私募”一般通過大量招聘低學歷人員,采取“底薪+提成”的方式激勵其兜售所謂的“私募基金產品”;銷售人員往往為了高比例提成收入,通過召開宣傳推介會、陌生拜訪、微信宣傳等方式公開宣傳產品高息、保本,誘導投資者。

榮譽光環無法變現,不能成為投資的理由,也不能彌補投資損失;企業形象不等于經營能力,外表光鮮亮麗,內部實則千瘡百孔。投資時,不能只看宣傳效果,也不能盲目輕信所謂的政府背景,更不能直觀的通過外在表象判斷企業實力。投資者面對強大的宣傳攻勢,要多一分懷疑,少一分僥幸,切記“沖動就是魔鬼”,只要抵住“公開宣傳”第一波攻勢,非法集資也許便離你很遠、很遠。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分享到
2019最老版彩霸王